美国文化 | 科学又性感,走近真实的《性爱大师》

更多精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田间小站

编者按:在美国的1950年代,两位“性爱大师” 引发了美国的“性革命”,没错,就是热播剧《性爱大师》里讲的那两位——威廉·马斯特斯与弗吉尼亚·约翰逊。需要知道的是,那时候的美国仍旧有人以为像《圣经》里描述的一样,男女躺在一起,万能的主就会把孩子赐予他们。

书评君想起近年来国内的一则新闻,一个47岁的外企中层丈夫和一个45岁名校毕业的妻子在结婚17年后仍未生育,无奈之下只能去生殖医院就诊,结果也许让人意想不到,这位妻子仍然是处女,事实上这对夫妻并不知道如何才能生出孩子——这让《性爱大师》进入中国有了别样的意义。

其实早在2009年,著名传记作家、纪录片制片人托马斯·梅尔便根据自己多年来对威廉·马斯特斯与弗吉尼亚·约翰逊及其身边亲友的调查访谈,写就了《性爱大师》这本畅销书。三年后,该作品被搬上荧屏,二人真实而精彩的人生故事令科学变得性感,亦让该剧在国内吸引了大批粉丝。热播两季后,《性爱大师》原著终于在近期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出版,下面就请各位小伙伴跟着书评君一起翻阅原著,走近两位真实的“性爱大师”。(正追剧的小伙伴们注意哦,有剧透,请慎入)|

先一起来看看“性爱大师”威廉·马斯特斯与弗吉尼亚·约翰逊的真实人生是什么样的

美国文化 | 科学又性感,走近真实的《性爱大师》
威廉·马斯特斯与弗吉尼亚·约翰逊

1954年,38岁的产科医生和妇产专家马斯特斯决心全心献身性研究,两年后,马斯特斯雇佣弗吉尼亚?约翰逊为秘书,他们之间产生了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化学作用,在人类性学研究史上实现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突破。

他们对成百上千名男女实验者展开了性爱科学研究,甚至自身也不可避免地融入到了“实验”当中。他们的第一本书《人类性反应》1966年出版后,迅速成为畅销书,并让马斯特斯与约翰逊瞬间成为名人。

1971年,他们的合作从工作走向了生活:从小遭受父亲虐待、与初恋女友失之交臂、早已娶妻生子的马斯特斯,与两次离异、追求者不断、养育着两个孩子的约翰逊由同事变成了夫妻。

1991年,76岁的马斯特斯饱受帕金森症的折磨,他突然抛弃了这20年的婚姻,跟他的初恋结婚,事实上,当时他们的研究所已经败落。马斯特斯在2001年由于帕金森症带来的并发症辞世,而约翰逊则在2013年7月由于许多疾病的并发症去世。马斯特斯享年85岁,约翰逊享年88岁。

威廉·马斯特斯与弗吉尼亚·约翰逊为什么被称为“性爱大师”?书评君在这里列出几项他们的科学成果

1. 他们是性学世界里的伽利略

数世纪来,尽管许多人在诗歌、戏剧以及专著中都对异性相吸以及彼此间的不同发出了感叹——在宗教、哲学、政治领域,都将男女之间的爱定义为文明的基石,甚至经常被视为生命本身的意义所在,然而在医学领域仍十分排斥性爱相关的事宜,就好像医生们只喜欢孩子的出生所带来的那种喜悦,却把那些促成出生的过程视为下流的事情。威廉·马斯特斯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我们对人类是如何繁衍的都毫不了解,又谈什么更好的治疗手段呢?”

2. 对女性高潮的研究成果

在解析女性性高潮奥秘的过程中,马斯特斯和约翰逊钻研了阴蒂的复杂结构,其稍显肥厚的纤维束以及在温度上的反应,从血流加速、充血和肌肉颤抖等多个角度证明了两种高潮不分伯仲。阴蒂高潮的事实意味着从男人或者女人那儿都可以得到性快感,因此和异性性交不再绝对,而只是一个选择而已。这就打开了关于人类性关系的整幅图卷,超越了当时男女角色体系的界限。是他们,让女性高潮成为了一项基本权利。

3. 人体性反应的四个阶段(大师的创举)

当进行性刺激的时候,男女双方都会经历兴奋期、稳定期、高潮期、消退期或者称为不应期。个体与个体之间,这四个阶段在时长及强度方面可以有很大的差异。但是这种广义的“人类性反应周期”可以作为,也可以成为归结尚无规则的性爱的一种方式。

4. Ulysses(私密的“胃镜”)

通过这个小装置,马斯特斯得以真实地拍摄女性身体内部的生动画面,从而最终纠正了长久以来医学界关于高潮之前女性身体特质描述的根本错误。面对Ulysses所引起的争议,马斯特斯回击道:“医生在研究胃体时可以将镜子放入胃里,而我在女性私密处做了一模一样的事,人们却指责,‘你怎么敢这么做?’”

5. 用性代用者治疗男人的性功能障碍

性代用者是被委派去帮助那些患有性无能、早泄或者其他性功能障碍男性的女人。在开展性研究的最初11年里,他们为41名自觉性能力不足又无法向伴侣或朋友求助的未婚男性提供过这样的代用者。

这样的行为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正如一位妓院老鸨所言:“我的方法在原理上基本和马斯特斯与约翰逊的相同。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定价数千美元,并称之为‘治疗’,而我只要50美元,却被叫做‘卖淫’。”

但马斯特斯和约翰逊认为,代用者提供了一项十分必要的服务,特别是对于那些孤独的失意的性功能障碍男性来说。“这是个双重困境:如果他们患有阳痿,那么就永远也找不到性伴侣;如果没有性伴侣,那么他们就永远也不能逆转性功能障碍。”那些谴责这种行为的人往往是出于他们自己对于性爱的无知与恐惧。

美国文化 | 科学又性感,走近真实的《性爱大师》
美剧《性爱大师》剧照

最后来看一段书摘,有关早期美国人对“性”的认知:让美国人接受“性生活”这个课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早期的美国社会深受西欧的影响,在性爱方面,表面上信奉着基要主义,私下却是不拘传统、功利至上。在讲道坛上,科顿·马瑟以及其他人都用火焰硫磺那永远的诅咒来训诫人们,告诫人们说,那些屈服于原始欲望的人会下地狱。“如果有人……陷入了可耻的邪恶,”这位哈弗校长的儿子,马瑟责骂道,“那就请全社会一同来指责他。”为了防止人们忘记这些教导,纳撒尼尔·霍桑在自己1850年出版的小说《红字》中描绘了一位激情与性压抑交加的女主人公,并讲述了她在承认通奸之后背负的象征清教徒罪行的大大的“A”的故事。尽管有这么多清楚的警告,然而,在十三个前殖民地,性爱是一件错综复杂的事。在南方,至少有一位白人开国元勋由于自己的黑奴而遭到了惩罚,而在北方,聪明却世俗的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就曾指出床上的经验远比年轻貌美更有价值。他建议说:“夜里的猫都是一样的灰色,熟女所带来的肉体快感只会好不会差,任何事都是一个道理——熟能生巧。”

美国人混淆性爱与宗教信仰的倾向让一夫多妻制的摩门教徒(Mormons)在盐湖城大胆地寻找着自己的庇护所,在那里,他们可以任意追逐,相互厮混。在同样的驱动力之下,基于“基督共产主义”、优生学以及为了“性爱”而非“生育”分享爱妻的理念,约翰·汉弗莱·诺伊斯于19世纪40年代在纽约北部创立了“自由性爱”奥奈达殖民地。维多利亚时代进入19世纪末之后,政府逐渐减少了西部地区性交易许可证的发放,开始管制那些新兴城市、妓院以及堕落南部佳丽经营的老公寓楼里的色情交易。尽管如此,宣称自己有一个私生子(“妈妈,妈妈,爸爸在哪儿?”他的竞争对手嘲弄道。“去白宫了!哈哈哈!”),对非法性交易的不屑态度并没有妨碍格罗弗·克利夫兰当选美国总统。安东尼·康斯托克则是发动了一场针对罪恶的改革运动,立志要铲除图书馆、邮局以及舞台上一切淫秽的事物。

早期的几个女权主义者,尤其是维多利亚·伍德哈尔,在争取女性选举权的同时也大力宣扬性爱平等。作为一个作家和报纸编辑,伍德哈尔在康斯托克法案颁布之后被捕入狱,其原因是她曝光了著名传道士亨利·华德·比彻和他至交的妻子之间的地下情——有关这件伤风败俗之事的新闻标题就和后来美国总统与他女实习生之间的绯闻一样骇人耳目。进入20世纪之后,医学仍旧无法适应“性生活”这个新课题,特别是在面对女性的相关问题方面。1900年,一位医生撰写了一篇有关成人女性性反应的文章,然而《美国医学会杂志》的主编退回了他的投稿。1916年,曾经担任过护士和助产士的玛格丽特·桑格在文章中大力批判女性对于自己生殖命运的自主缺失。桑格大力反对由教会人士以及医生签名支持的有关避孕的相关法律禁令。对于这位后来领导了计划生育(Planned Parenthood)的这个女人,历史学家H·G·威尔斯预测说:“我们的文明有史以来就是一部血脉相承的生物史,而玛格丽特·桑格会是其中的女英雄。”

(本文选摘自《性爱大师》(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9月),作者:[美] 托马斯·梅尔,译者:王毓琳、张茜,选摘时有删节。)

打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