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法律文化:美国法庭真实对抗、美国司法制度

更多精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田间小站

以下内容来自于一本叫做《Disorder in the American Courts》(《美国法庭闹剧》)的书,所有内容都是真实发生在美国法庭上的对抗。

场景一

ATTORNEY: What was the first thing your husband said to you that morning?
律师:你早上听到你丈夫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WITNESS: He said, 'Where am I, Cathy?'
证人:他说‘我在哪,cathy?’

ATTORNEY: And why did that upset you?
律师:这有什么让你沮丧的吗?

WITNESS: My name is Susan!
证人:我的名字是susan!

场景二

ATTORNEY:?How was your first marriage terminated?
律师:你第一次婚姻是怎么结束的?

WITNESS:?By death.
证人:因为死亡。

ATTORNEY:?And by whose death was it terminated?
律师:是因为谁的死亡而结束的?

WITNESS:?Take a guess.
证人:你觉得呢?

场景三

ATTORNEY:?Doctor, how many of your autopsies have you performed on dead people?
律师:医生,你有多少次解剖是在死人身上进行的?

WITNESS:?All of them. The live ones put up too much of a fight.
证人:所有都是,活人一般都忍不了。

场景四

ATTORNEY:?Do you recall the time that you examined the body?
律师:你还记得你检查尸体的时间吗?

WITNESS:?The autopsy started around 8:30 p.m.
证人:解剖是晚上八点半开始的。

ATTORNEY:?And Mr. Denton was dead at the time?
律师:所以邓盾先生那时候已经死了?

WITNESS:?If not, he was by the time I finished.
证人:如果没有,尸体解剖之后他肯定死了……

场景五

ATTORNEY:?What gear were you in at the moment of the impact?
律师:碰撞发生时,你的车子在几档?

WITNESS:?Gucci sweats and Reeboks.
证人:我穿着GUCCI套衫,锐步鞋。

引申:Gear有多种含义,一是汽车排档的档位,二是身上为特定目的而穿的装备、衣物。这里attorney问的是“撞车的时候你在什么档位”,证人理解成“撞车的时候你穿戴如何”,于是回答“我穿Gucci汗衫和锐步鞋”。

场景六

ATTORNEY: This myasthenia gravis, does it affect your memory at all?
律师:这个重症肌无力影响你的记忆力吗?

WITNESS: Yes.
证人:影响。

ATTORNEY:?And in what ways does it affect your memory?
律师:那么它是以什么方式影响你的记忆力的呢?

WITNESS:?I forget.
证人:我忘了

ATTORNEY:?You forget? Can you give us an example of something you forgot?
律师:你忘了?你能给我们一个例子说说你忘了什么事儿吗……

场景七

ATTORNEY:?She had three children, right?
律师:她有三个孩子,对吗?

WITNESS:?Yes.
证人:是的

ATTORNEY:?How many were boys?
律师:几个男孩?

WITNESS:?None.
证人:没有男孩

ATTORNEY:?Were there any girls?
律师:那有女孩吗?

WITNESS:?Your Honor, I think I need a different attorney. Can I get a new attorney?
证人:尊敬的法官,我想我需要另外一个律师,可以换一个新的给我吗?

场景八

ATTORNEY:?Can you describe the individual?
律师:你能描述那人的特征吗?

WITNESS:?He was about medium height and had a beard.
证人:他中等个头,留着胡子。

ATTORNEY:?Was this a male or a female?
律师:那他是男是女?

WITNESS:?Unless the Circus was in town I'm going with male.
证人:除非镇上有马戏团表演,否则我猜是男的。(有胡子当然是男的!)

场景九

ATTORNEY:?ALL your responses MUST be oral, OK? What school did you go to?
律师:你所有的答复必须都是口头的,明白了?你念的哪一所学校?

WITNESS:?Oral.
证人:口头的

场景十

ATTORNEY:?Doctor, before you performed the autopsy, did you check for a pulse?
律师:医生,你在解剖前,检查脉搏了吗?

WITNESS:?No.
证人:没有

ATTORNEY:?Did you check for blood pressure?
律师:你检查血压了吗?

WITNESS:?No.
证人:没有

ATTORNEY:?Did you check for breathing?
律师:你检查呼吸了吗?

WITNESS:?No.
证人:没有

ATTORNEY:?So, then it is possible that the patient was alive when you began the autopsy?
律师:那么这就是说,当你开始进行解剖的时候,病人有可能还活着?

WITNESS:?No.
证人:不可能

ATTORNEY:?How can you be so sure, Doctor?
律师:你怎么能这么肯定呢,医生?

WITNESS:?Because his brain was sitting on my desk in a jar.
证人:因为当时他的大脑在我操作台的罐子里装着。

ATTORNEY:?I see, but could the patient have still been alive, nevertheless?
律师:我明白了,但不管怎样,有没有可能当时病人还活着呢?

WITNESS:?Yes, it is possible that he could have been alive and practicing law.
医生:(吐槽模式开启)唔...对,很有可能活着,而且还在出庭做律师呢。

同学们,当你读完这段对话,可能会在想,美国的法庭到底是怎样的?而在打卡的同学一定会明白,适当了解英美法律文化对于法律英语的学习十分必要。有时候,我们在阅读与翻译过程中,因为不了解法律英语背景知识,翻译起来十分困难,更重要的是,就算翻译出来,自己连中文都没看懂。一方面的原因是中文语系的调整,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你的背景知识缺乏。因此,从本期开始,我们要连载英美法律文化,扩充大家的法律背景知识。

今天学习美国的司法制度(American justice system):

美国共有52个相互独立的法院系统,包括联邦法院系统、首都哥伦比亚特区法院系统和50个州法院系统。虽然联邦最高法院是全美国的最高法院,其决定对美国各级各类法院均有约束力,但是联邦法院系统并不高于州法院系统,二者之间没有管辖或隶属关系。 从一定意义上讲,美国的法院系统为“双轨制”,一边是联邦法院,一边是州法院,二者平行,直到联邦最高法院。

联邦法院和州法院管辖的案件种类不同。在刑事领域内,联邦法院审理那些违反联邦法律的犯罪案件;在民事领域内,联邦法院审理以合众国为一方当事人、涉及“联邦性质问题”、以及发生在不同州的公民之间而且有管辖权争议的案件。州法院的管辖权比较广泛。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凡是法律没有明确授予联邦法院的司法管辖权,都属于州法院。在实践中,绝大多数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都是由各州法院审理的。在诸如加利福尼亚等大州,州法院一年审理的案件总数可以高达百万;而所有联邦法院一年审理的案件总数不过其四分之一。

联邦和大多数州的法院系统都采用“三级模式”,只有内布拉斯加等几个州采用两级模式。所谓“三级模式”,就是说法院建立在三个级别或层次上,包括基层的审判法院、中层的上诉法院和顶层的最高法院。当然,各州所使用的法院名称并不尽同。例如,在纽约州,基层审判法院叫“最高法院”;中层上诉法院叫“最高法院上诉庭”;实际上的最高法院则叫"上诉法院"。

“三级模式”并不等于“三审终审制”。实际上,联邦和大多数州采用的是“两审终审制”,即诉讼当事人一审败诉后只有权提起一次上诉。从理论上讲,当事人在一审之后可能还有两次甚至三次上诉审的机会。但是,请求上诉法院再审是当事人的权利,请求最高法院再审就不是当事人的权利,而是最高法院的权力了。 “权利”与“权力”,虽仅一字之差,但意义相去甚远。在前一种情况下,法院必须受理当事人的上诉;在后一种情况下,法院没有受理的义务,只有当法院认为必要时才受理。当事人若想获得后一种上诉审,必须得到法院的“上诉许可令”(Leave to Appeal)或者“调卷令”(Writ of  Certiorari)。

当然,也有一些州的法律明确规定了“三审终审制”,或者规定在某些种类的案件中采用“三审终审制”。例如,在纽约州,绝大多数案件的当事人都有两次上诉的权利;在加利福尼亚州,法律规定凡是被告人被判死刑的案件都适用“三审终审制”。另外,某些在州法院系统败诉的当事人还可以得到联邦最高法院的“四审”。当然,究竟什么案件可以得到这种特别的关照,法律上一般不做明确规定,决定权掌握在联邦最高法院那9名大法官的手中。

无论是联邦法院还是州法院,无论是普通法院还是特别法院,都可以根据基本职能不同而分为两种:一种是审判法院(Trial Courts),一种是上诉法院(Appellate Courts)。一般来说,美国的审判法院和上诉法院之间的职责分工是明确和严格的。审判法院只负责一审;上诉法院只负责上诉审。但是联邦最高法院和某些州的最高法院例外,它们既审理上诉审案件,也审理少数一审案件。

美国的审判法院一般都采用法官“独审制”,即只有一名法官主持审判并做出判决。上诉审法院则采用“合议制”,即由几名法官共同审理案件并做出判决。合议庭的组成人数各不相同。一般来说,中级上诉法院的合议庭由3名法官组成;最高法院的合议庭则由5名、7名或9名法官组成。此外,根据案件的种类和当事人的意愿,审判法院的审判可以有两种形式:法官审(Bench Trial)和陪审团审(Jury Trial)。

在此值得专门介绍的是合众国最高法院(the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即联邦最高法院。它是美国惟一由联邦宪法直接设立的法院。该法院位于首都华盛顿。其职能包括审理联邦上诉法院的上诉案件,审理各州最高法院的上诉案件(如果涉及联邦法律问题的话),以及审理宪法规定其可以直接审理的一审案件。一审案件的数量很少,不足其审理案件总数的十分之一。一审案件往往涉及两个或多个州之间的纠纷,而且多与地界有关,如因河流改道而引起的土地归属权纠纷;也有些案件属于两个或多个州对某亿万富翁的财产征税权纠纷。

最高法院受理上诉案件的途径有二:其一是上诉权;其二是调卷令。当事人有权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的案件非常少。按照法律规定,只有当联邦地区法院的判决是由3名法官组成的特别合议庭做出的时候,当事人才有权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如前所述,审判法院一般都采用独审制,但是在两种情况下可以组成合议庭。一种情况是重新划分立法区;一种情况是国会希望快速解决某个宪法争议问题。在1990年的“合众国诉伊奇曼”一案中,为了迅速解答国会禁止非法焚烧美国国旗的法律是否违宪的问题,联邦地区法院就采用了合议庭审判。这种合议庭由两名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和一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组成。

调卷令是最高法院受理上诉案件的主要途径。要获得最高法院的调卷令,诉讼当事人首先要提出申请,然后由大法官们投票决定是否受理。最高法院每年收到的调卷令申请在6000件左右,但是其受理的案件一般不超过200件。最高法院认为其主要职责不是纠正下级法院的错误判决,而是在更广泛的意义上维护联邦法制。因此,其发布调卷令的案件中往往涉及不同法院对联邦法律的不同解释,例如,两个联邦上诉法院对某一法律的解释有冲突;联邦上诉法院和州最高法院对某一法律的解释有冲突;或者联邦上诉法院对某一法律的解释与联邦最高法院以前的判决有不一致之处等。

自成立以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数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最少时为5人,最多时为10人,目前由9名大法官组成,其中一人为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审理案件时由9名大法官共同组成合议庭。包括首席大法官在内的9名大法官的主要职责就是审判,他们并不承担中国法院院长们所熟悉的行政管理职能。

最近新上任的美国最高法院卡瓦诺大法官颇受争议。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controversial nominee for the Supreme Court, Brett Kavanaugh, has been sworn in following weeks of rancorous debate.

The Senate earlier backed his nomination by 50 votes to 48.

Mr Kavanaugh had been embroiled in a bitter battle to stave off claims of sexual assault, which he denies.

But after an 11th-hour investigation by the FBI into the allegations, enough wavering senators decided to support the nomination.

His confirmation hands Mr Trump a political victory ahead of key mid-term elections in November.

Before the vote, hundreds of people protested against Mr Kavanaugh’s nomination at the US Capitol in Washington.

During the vote, other protesters shouted "shame" from the public gallery and Vice-President Mike Pence had to call for order to be restored.

Mr Kavanaugh’s appointment is for life and he will strengthen conservative control of the nine-judge court, which has the final say on US law.

The 53-year-old was sworn in on Saturday evening in a private ceremony at the Supreme Court. Chief Justice John Roberts administered the constitutional oath, and retired justice Anthony Kennedy - whom Mr Kavanaugh is replacing - administered the judicial oath.

Protesters had gathered outside the court and at one point some ran up the steps and banged on its ornate doors. Other demonstrators climbed on the nearby statue of justice.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均由美国总统征得参议院同意后任命,只要忠于职守,可终身任职,非经国会弹劾不得免职。但年满70岁、任职满10年或年满65岁、任职满15年者,可自动提出退休,另外,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薪水不能被裁减。

1、终身制,法官只要忠于职守,可终身任职,非经国会弹劾不得免职,而且要启动弹劾程序是相当困难。终身制可以保证法官不受来自行政机构的压力(不会出现诸如法官的判决不服从政府意愿时,会受到政府降职或免职的处分等),确保司法不偏不倚,当政府成为诉讼一方当事人时,法官也不用违背法律与良心作出有利与政府的裁决。

2、任命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并不是由人民选出的,而是由参议院同意后,总统方可任命。

司法的权力不能简单地以人头数来赋予(民选),法官不是投票选出,而是通过特殊的优选程序来选出的,因为特殊资格在成员中是极其重要的,所以主要考虑的应该是选择那种最能保证这些资格的挑选方式。因为在该部门任职是终身的,所以必然很快消除对任命他们的权力的一切依赖思想。因此,虽然联邦最高法院法官是由参议院提名及同意,总统任命的,但一旦这些被提名人当上终身制的法官,他们就无需再服从其原先的政党、总统、参议院的意志来审判。

陪审团制度(Jury?system):

陪审团制度就是以英美为代表的国家机关吸收一定数量的普通公民参加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的审判的一种制度,一般采取大陪审团(grand jury)和小陪审团(petty jury)两种形式。大陪审团一般只运用于刑事案件,通常由23名陪审员组成(美国联邦诉讼规则规定,可以低于12人,但不能低于6人),职责主要是在庭审前,确定被告是否有犯罪嫌疑和是否提起公诉。所以大陪审团应当对检察官提出的被告人的罪证是否成立进行审查,而且这种审查是在被告人和其他律师不出席的情况下作出的。审查后,按照多数表决的原则裁定检察官控告的证据是否成立或不足,从而决定案件是否起诉。小陪审团一般由若干陪审员组成,法国是9人,英国为8人,美国为6-7人,职责是听取庭审,查看证据,然后进行评议,就案件的事实部分进行裁决。

美国的陪审团负责事实审,判决实行多数同意制度,即12名陪审员的多数意见作为陪审团的裁决,相对于法官的裁决,更有人民性,这是因为是陪审团裁决是人数众多人的裁决,陪审员通过对证人证供之可信性和可靠性而行得的综合判断而取得一致意见,比法官一己的判断更为稳当;其次是因为陪审团裁决是来自普通民众的裁决,美国认为某种程度上法官必然与杂乱无章的社会脱节,常误认一切的人都像他们一样的合逻辑,而陪审员来自普通民众,他们常常比较明了普通人的昏乱和谬误。所以,陪审团进行事实审,法官进行法律审,法官和陪审团相互影响、交流,很可能比法官单独工作更能取得健全的结果,从而使司法更贴近社会生活,反映民意。

对抗制 (adversary?system):

adversary system 是英美法系诉讼的显著特点,通常被译为“对抗制”,也称诉讼中的“当事人主义”。在对抗制下,被诉方首先被假定是无辜的,起诉方律师须举证证明自己的观点,被诉方对起诉方的证据进行反驳,庭审中通过交叉盘问来认定证据,法官在认定事实和证据时处于次要地位,被诉方更没有自认其罪的义务。与“对抗制”相对的是“纠问制”(inquisitorial system),这是大陆法系通常的诉讼形式,法官会主动参与事实与证据的认定,律师的作用明显小于“对抗制”的律师。

In contrast to inquisitorial system, there is the neutral role of the judge in adversary system.
与纠问制不同,在对抗制中,法官的地位是中立的。

The adversary system is a means of seeking truth and justice.
对抗制是一种寻求真相与正义的方法。

The main advantage of common law system may rely on the adversary system.
普通法体系的主要优势就在于其对抗制。

A distinctive element of the Anglo – American judicial procedure is the adversary system.
英美法系司法程序的显著要素就是对抗制。

The adversary system requires two opposing parties who argue their versions before an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arbiter.
对抗制要求对立双方在公正的裁判者面前主张各自观点。

打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